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2014年v6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购买方式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功能模块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您所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知识中心 > 详细页面

    学习型组织建设的两条现实路径比较

    发布人:admin | 发布时间:2011-03-01  

    从最近几年的实际做法来看,建设学习型组织大致可以归纳为两条基本思路:教育学思路和管理学思路。产生两条思路的根本原因在于对“学习型组织”的两种基本解释:教育学解释与管理学解释。概念不清、含义混淆导致了创建学习型组织实践中的混乱,因此从教育学与管理学角度比较建设学习型组织的两条基本思路对于建设学习型组织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两条基本思路的源头不同。从教育学的角度看,“学习型组织”与“终身教育”、“终身学习”、“学习型社会”等概念密切相关。在“终身教育”、“终身学习”和“学习型社会”等概念广泛流行之时,并无教育学意义上的“学习型组织”的概念。“终身教育”是最早出现的概念,“学习型社会”是在“终身教育”概念的基础上提出的,是对终身教育思想的进一步发展。它们在实现终极目标的过程中各有侧重,终身教育要求教育应贯穿于整个人生,强调各类教育机构或系统的整合与协调;学习型社会强调整个社会应重视学习并为人的持续学习提供良好的条件与机会;终身学习则强调学习者自身的主动性和能动性,由此将终极目标的实现由社会转向学习者。在今天,由于人们总是将“学习型组织”与“终身教育”、“终身学习”、“学习型社会”等概念联系在一起使用,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学习型组织”的教育学含义意味着这样一种组织,使人们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方式,能用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多的有用知识和能力,以满足个体一生各个阶段发展的需要。

    从管理学的角度看,“学习型组织”与“组织学习”密切相关。马奇是最早研究组织学习的学者。1963年赛厄特和马奇在《企业行为学》中首次提到“组织学习”这个概念,并将心理学家提出的个体学习过程的刺激——反应学说用于诠释组织的学习过程,个体的记忆概念被换成了组织层面的标准操作规程与群体规范的组织记忆。按照他们的观点,组织学习主要是一项适应性过程,其目标、关注规则、以及寻找问题答案的查找规则,应当适应组织内已经取得的经验。1978年,组织学习领域公认的权威阿吉利斯和舍恩在其组织学习问题的开山之作《组织学习:行动视觉下的理论》中,正式提出了组织学习与学习型组织的概念,他们将“组织学习”定义为“发现和纠正错误的过程”,并提出了组织的单循环学习与双循环学习理论,把双循环学习作为判定一个组织是否为学习型组织的标准。“学习型组织”的广泛传播与流行则源自于彼得·圣吉(Peter M·Senge)博士的《第五项修炼——学习型组织的艺术与实务》的出版。由于“学习型组织”与“组织学习”密切相关,因此,“学习型组织”的管理学含义意味着通过组织学习过程,组织能够积极主动地探知动荡环境中的压力形成的挑战,解析存在的问题与障碍,并寻求克服问题与障碍的对策,不断调整其组织文化、组织体制与组织战略所逐步趋近的那种理想的组织目标状态。

    二、两条基本思路的重点不同。两者都强调学习,但“学习”的内涵与指向不同,教育学意义上的“学习”,主要指“终身学习”。管理学意义上的“学习”,主要指“组织学习”。“终身学习”主要是指:社会的每个成员都有发自内心的终身学习的愿景和行动,学习成为现代人的一种生存方式;社会能够充分满足每个学习者的学习愿望。从纵向看,每个社会成员围绕社会发展与职业生涯转换从婴幼时代起都有学可上,就业后都有继续学习的机会和场所,退休后仍然能“老有所学”、“老有所为”。从横向看,家庭、学校、工作单位和社会都紧密相连,正规学习和非正规学习相互补充,形成一个全面完整的教育和学习体系;学习的目的是促进社会进步与人的全面发展。促进社会的进步主要表现为促进社会经济、政治、科技文化的良性和谐发展,促进社会生活民主化,化解社会危机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又主要表现为两方面:一是促进人的完善、实现人的价值。二是实现职业目标。

    管理学意义上的“学习”,主要指“组织学习”。对“组织学习”的概念,有学者提出了6个方面的观点:组织学习可以被理解为一种拟人化的行为改变。组织是一个能够学习,处理信息,反思经历,有大量知识技能和专长的主体;组织学习强调的是一个正在进行中的过程;组织学习是一个带有隐喻色彩的概念,它在语义上隐含着其实质上是“组织过程中的学习”的意思;组织学习要被理解为一个拟人化的、类似个体的、主体的整合行动;组织学习是活生生的人的活动过程;对组织学习过程最具影响力的是组织的制度因素。从集体心智的观点,组织学习就是集体心智的改善,也就是相互密切关联的行为模式的改善。组织没有“大脑”,但它确实有记忆和认知系统,通过这种功能,组织可以形成并保持特定的行为模式、思维准则、文化及价值观等,个体甚至领导人的增加或者减少对集体心智并不产生太大的影响。

    三、两条基本思路所要解决的问题不同。教育学思路主要是想解决传统学校教育的问题;而管理学思路主要是针对传统科层制组织的弊端。朗格朗认为现代社会的急剧变化是对现代人的挑战,终身教育是应对这种挑战的工具之一。朗格朗在《终身教育引论》中指出现代社会为什么需要终身教育时列出了9条理由:社会变迁的加快,打破了人们的思想认识和现实生活之间的平衡,促使教育必须寻求新的道路;人口增长,要求教育在数量上有所发展,并在教育职能和性质上有所改变;知识爆炸时代的来临,要求执业者不断更新自身的知识技能,从而要求发展成人教育;政治的民主化进程,要求公民提高参与意识和参与能力;信息的增长,增进了国际间的合作与了解,要求人们具有吸收和利用信息的能力,养成批判和选择能力,以使日益增多的信息发挥建设性作用;闲暇时间的增多,产生新的教育与生活需求;生活方式和人际关系的危机,导致传统的生活方式已被动摇;伦理道德危机,对物质生活的过分渲染,构成了对现代文明的挑战;思想意识形态的发展,信仰与学说多样化令人无所适从。在国外,比较共同的看法是,急剧变动的社会需要人们具有适应的能力,传统教育有缺陷,终身教育有这种机能。

    “学习型组织”的管理学含义主要是针对工业社会科层制组织的弊端。工业社会组织的理想类型就是韦伯所说的科层制,科层制社会组织所具有的严密性、合理性、稳定性与普适性等优点极大地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进步,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工业文明。但是随着知识经济的出现、信息技术的发展、经济的全球化趋势以及市场环境的深刻变化,科层制所要求的环境已发生巨大变化或者不复存在。针对工业社会科层制组织的弊端,人们提出了创建学习型组织的主张。

    四、两条基本思路的主体不同。教育学思路的重点是个体的学习与适变能力,管理学思路的重点是组织的学习与适变能力。教育学意义强调的是个人的终身学习,学习者的主动性,教育与工作、生活的结合,组织为学习者提供良好的条件,知识的共享系统,学习的激励、考核等相关制度,侧重于传授知识、接受知识、共享知识,以使个体能与组织的要求和社会的需求相适应。管理学意义强调的是组织灵魂的变化,如何面对并回应挑战与变化的内在精神、行动理念与价值取向,以及由此而导致外显结构的精简、扁平、弹性、自主管理等。个体学习与组织学习相关,但并非一定是因果的线性关系,组织学习不是个体学习的简单相加,而是个体及个体之间相互作用的过程与结果,一个组织中即使每个个体都是优秀的学习者,也不一定能导致组织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