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2014年v6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购买方式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功能模块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您所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知识中心 > 详细页面

    人才地图,人才之树

    发布人:admin | 发布时间:2011-03-31  

    纵观人类历史,每个时代都有主流与非主流人才,常规与非常规人才,自我成就的人才与被提携的人才,为社会赏识的人才与被忽视的人才,人才有伯乐型人才也有千里马型人才。

    伯乐型人才是人才中的人才,经济转型和科技创新最需要的一类人才,伯乐型人才大公无私、德高望重,伯乐有慧眼识人才的人才,也有召集或造就一批人才的人才 – 近代史上曾国藩是识才用才举才遣才(容闳的留学计划)的天才。

    人才研究属于教育和管理科学,儒家的私塾教育、科举人才选拔是政治、管理型人才的培养与任用体制,道家、墨家和医家等师徒体制是科技型人才的培育体制,近现代西方社会体现为公务员考核、研究生教育等体制。

    人才发展 – 英国的大学师资职业发展计划,美国的大学的创业人才发展策略。人才类型,往往与学科、职业的分支、分工等有关,一类人才影响另一类人才、一个人才激发一批人才,构成一个社会发展的人才之树 – 历时体现于同时中,一个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不是一人一才能决定,而是人才之树的生长、繁荣和开花、结果。

    一、规范型人才

    通常教育体制下培养出来的各类专业人才,具有规范化的教育章程、专业培训和考试、考核指标,可以数字化或电脑自动分析与管理。

    知识型、技能型人才,社会民众的多数 - 比如,规模化农业、工业等市场销售、技术操作的常规教育、常规实践型人才。

    二、非常规人才

    常规型人才是学科成熟、权威形成的热门或已热过的专业人才,非常规型人才是未定型学科处于潜在、探索期尚未成为热门、尚无权威的开拓型人才。创造型、发明型人才,理论创新 - 比如,达尔文、道尔顿等,实践创新 - 比如,爱迪生、西门子等。

    思想家、预言家 – 思想和洞察力独特,包括科学、艺术等,往往事后才能判断其才能,但事已过之后,错失这类人才可能错过重大的发展良机。

    三、专门型人才

    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专业人才 - 尤指研究生以上,相应于所学专业、所从学的导师,可以通过考试、证书和推荐等审核与筛选,适应于特定的职业和岗位。

    四、复合型人才

    在受到专业教育和训练之外,自学其它专业或专业内新知识、新技能或非教育能传授的实践经验一类特殊才能,譬如,经商、从政、谋略等实践和应变能力。

    伯乐型、领导型 – 往往是用才之才,一般是制订人才规划之人才,通晓专业知识和管理能力的双重人才,开展人才研究与实践的专业培训,建立识才用才的组织、管理专家团队,可能特别有利于发现人才与发挥人才的作用。

    五、计划外人才

    能够计划或规划的人才,往往是主流或社会中多数人才,非常规的怪才、天才,往往很难以在科学、艺术等专业人才教育体制的指标中产生,这类人才对社会又往往是做出划时代的贡献,比如,瓦特、凡高、法拉第、贝尔等。

    六、人才的职能

    人才在社会发展中的功能,传授知识、技能和培养人才的为教育型人才,这类人才往往产生伯乐型人才,比如,原子物理学家卢瑟福培养了8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发现新知识、新技术的科学家和创作、研究的艺术家、学者等为创新型人才,从事经商、实业等为创业人才。

    七、人才的管理

    什么样的筛选体制获得什么样类型的人才,什么样人才结构的机构 – 如,企业等决定机构或城市之间的竞争力,什么样的土壤、环境产生什么样的人才,什么样的土壤、环境发挥什么样人才的才能。人才的培养是教育、继续教育,决定人才发挥、脱颖而出的是筛选机制。

    八、人才的指数

    纵向历史研究和横向中西比较,已经非常明了,近现代科学、工业、体制和艺术等是建立在中西文化共同基础上,从全球民族的文化土壤中吸取养分成长的开放系统,比如,非洲文化对现代艺术的贡献等。人才地图 - 人才类型的比例和地理分布,可能成为一个城市、国家在国际社会的经济指标。创造、发明型与知识、技能型人才的比例是一个地区、城市的创新指数,城乡人口密度与人才等级层次的比例是社会和谐指数。

    知识创新 - 源头上发展高端服务、知识产业等,建立国际水平期刊、出版和数据库,以及科学仪器、试剂、软件等自主创新。技术创新 - 学科交叉、技术集成是现代趋势,不同领域的技术专家协同攻关与开发新技术、新产品,可能成为解决方案。

    教育、科研、产业的行政管理,减少层次,减少等级,机构精简高效化,在企业体现为管理文化,在大学强化学术研究氛围,在科研增加指南的灵活和宽度与减少特殊通道。

    在经济领域,限制商业炒作、媒体炒作等非经营型、非创新型经济行为,促进知识产业、实业经济的转型与国际化人才接轨。加强对原创型科学研究、技术开发的支持力度和优惠政策,提升国内教育、医疗、媒体、仪器等高端服务业、知识型产业的国际竞争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