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2014年v6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购买方式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功能模块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益用TMS在线培训系统
    您所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知识中心 > 详细页面

    知识能力与信息能力模型的构建及其关系研究

    发布人:admin | 发布时间:2011-04-29  

     摘要:本文构建了知识能力与信息能力模型,将信息安全与知识产权保护纳入能力范畴。认为知识能力和信息能力是个体或组织必不可少的基本素质,二者存在着紧密联系,知识能力对个体或组织的要求比信息能力高。对信息应该从广义的角度加以界定,试图用指标体系对知识或信息能力进行测度是不合适的。
    关键词:知识能力 信息能力 模型

    1引言
    知识能力和信息能力是组织或个人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最重要的两项能力,对其内涵和作用机制进行深入剖析并加以比较,有利于理解知识和信息能力的本质,促进个体或组织充分利用信息资源,加强学习和创新,从而在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
    知识能力的出现并不是一个专有名词,关于知识能力的系统研究较少,Cohen D.(1998)[1]认为知识能力是反映知识吸收和转化效率的重要指标,其涵义是指知识拥有者具有的以知识为核心的各种能力的综合。Slade A.J.、Bokma A.F.(2001)[2]认为知识能力根据知识拥有者的不同可分为个体知识能力和组织知识能力。Senge P.M.(1990)[3]博士的《第五项修炼——建立学习型组织的艺术与实务》问世以来,“组织学习”与“学习型组织”随即成为工商管理实践与理论界最热门的术语,学习能力作为知识能力的一部分一直受到重视,对于组织和个体学习能力的界定、评价等也有一些研究,但总体不多。
    信息能力一词最早被提出是在1974年美国图书情报学全国委员会上。信息产业协会主席Paul Zurkowski(1974)[4]在所提交的一份协议书中建议:在以后的几十年内将在全国范围内使全民达到信息能力这一目标。他将信息能力定义为“所有经过训练的在工作中善于应用信息资源的人称为具有信息能力的人,他们知道利用多种信息工具及主要信息资源使问题得到信息解答的技术和技能。”美国图书馆协会(1989)[5]在信息能力总统委员会的报告中指出:一个人要具有信息能力,就必须能认识到何时需要信息和具有查寻、评估和有效利用所需信息的能力,而那些真正具有信息能力的人是知道如何学习的。这一概念包含了信息能力的基本方面,因而为广大公众所接受。由于信息能力最早由图书馆情报学界投入,因此,许多研究将其界定为图书情报信息能力,范围相对较窄,其实信息是普遍存在的,本文研究的是广义信息能力。
    信息是经过加工处理的有用数据的集合,信息是反映事物运动的状态及其变化方式的,知识则是研究事物运动的规律的。只有通过对信息的加工,才能获得知识。相反,没有信息,也就谈不上知识。可以说,知识是信息升华的成果,也是一种浓缩的系统化了的信息,知识来源于信息,知识包括科学、技术、管理等诸多方面,因此知识和信息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
    总体上,对知识能力的内涵、机制等方面的研究较少,对信息能力的研究虽然较多,但对其内涵的系统研究也不多。随着时代的变迁,信息安全及知识产权保护能力也应该作为重要因素加以考虑。由于知识和信息之间的紧密关系,本文首先构建信息能力和知识能力体系模型,分析信息能力对知识能力的影响,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分析信息能力与知识能力的关系。

    2信息与知识能力体系结构
    2.1信息能力模型

    信息能力模型见图1,根据信息接受和处理应用的流程,将信息能力分为三个方面:
    第一是信息的潜在维,包括信息获取意识以及信息获取技能,信息获取意识是个泛指概念,指信息接受者对各种各样信息的需求动机,人是社会人,对信息有着本能的需求,但不同的人对信息的需求程度是不同的。信息获取技能是指信息接受者掌握相关信息获取设备和手段的能力,如互联网的应用能力、一定的文化程度等。
    第二是信息的处理维,包括信息分析能力和信息分析技能。信息分析能力是组织或个体最重要的素质之一,当今世界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无时无刻都充斥了各种各样的信息,如何对这些信息进行分析处理,去伪存真,对信息接受者的要求很高。信息分析技能是信息分析工具及分析方法的综合应用能力,如计算机及相关软件的使用,这一点对组织而言尤为重要。
    第三是信息的应用维,包括信息的应用能力、传播能力和安全防范能力。掌握信息是为了应用,如果获取信息应用程度低,效果差,就不会对信息接受者形成良好的刺激,从而削弱其信息需求,形成信息能力退化。当然,如果信息接受者信息应用能力低,不管他信息接受处理水平多高,也不能说他信息能力强。信息传播能力和信息安全能力正好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对于一些具有公共产品性质的信息,如果其传播对组织或个人本身没有负面影响,但是能给他人带来益处,那么信息接受者应该主动进行传播。而信息安全防范能力是对组织或个人重要的信息(情报)一定要加以保护,防止传播扩散,信息防范能力作为信息能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还没有引起学术界的重视。
    需要说明的是,对信息的应用必须从广义的角度加以界定,信息本身会给信息接受者带来刺激,如鼓励、愉悦、悲伤等,信息和物质财富一样能直接给居民带来满足,这都是广义的信息应用。
    对信息能力加以评价,必须从两个方面进行考察,一是效率,即信息获取应用的速度是否较快,信息搜集的成本是否低廉等,过时的、昂贵的信息价值是有限的。二是效果,主要针对信息处理维与信息应用维,信息能力效果好的,其信息质量高,应用后取得的成效大。
    从以上分析也可以看出,对信息能力进行评价,采用指标体系等定量方法是很困难的,因为信息获取意识、信息处理能力根本无法直接衡量,但可以从信息的应用间接评价信息能力,但这就不是信息能力评价了,而是信息应用、信息化、决策能力等评价,一些学者所做的区域或国家信息能力评价,实际上就是信息化评价。

    2.2知识能力模型

    参照信息能力模型的构造方法,基于知识获取应用的流程,构造图2的知识能力模型,同样分为三个方面:
    第一是知识的潜在维,包括知识的获取意识和所要获取知识的识别。知识获取意识是对新知识的渴求,愿意不断地进行学习;知识获取识别是对即将学习的知识评价分析决策的能力,这是知识获取的方向和原则性问题,它决定了知识学习和应用的效果,是最重要的第一步。知识获取识别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知识本身是否是性价比最好的、较先进的。二是该知识是否适合组织或个体,能发挥知识接受者的特长和充分利用现有资源。知识获取识别非常重要,涉及到知识学习的方向和战略,如果知识识别出了偏差,就会影响到知识学习和之后的知识应用,同时会带来人力和物力的极大浪费。日本家电业在高清晰度电视领域的知识识别就出现了偏差,投入了大量精力研制模拟技术的高清晰度电视,并且已经取得了相当成效,整个系统几近完成并且投入试播,结果发现方向错了,当今IT技术全部是数字化方向而非模拟技术,只得从头再来。对个体而言这种情况更为普遍,一个学生所学专业可能并非是他所擅长的,导致学习不感兴趣,学习效果差。
    第二是知识的进行维,即学习能力,关于这方面的研究较多,不再详述。
    第三是知识的应用维,包括知识应用能力、创新能力、知识产权保护能力。知识获取的目的是为了应用,良好的知识应用能够刺激知识获取意识,形成知识能力的良性循环。知识创新本质上也是知识应用的体现,创新都是建立在前人知识的基础上的,没有对前人知识的学习,也就没有创新,但是,如果仅仅依靠前人的知识而没有创新,那么知识应用的效果也是有限的,所谓专利成果、专有技术等都是知识创新的成果,是组织或个人的核心竞争力。知识产权保护作为知识能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学术界同样没有受到关注,其重要性众所周知。

    对知识能力的评价,同样应该从效率和效果方面进行衡量。效率反映了学习的速度、创新的速度、应用的速度等、学习的投入等;效果反映了知识应用所带来的成效。同样,对知识能力的评价采用定量方法是困难的,因为知识获取意识、知识识别能力根本无法直接衡量,一般只能采取定性方法进行研究。

    3信息能力在知识能力体系中的作用

    在构建了信息能力与知识能力模型后,可以进一步分析信息能力在知识模型中的作用,见图3。
    任何个体或组织都同时具有知识能力与信息能力,信息在知识能力体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在知识能力的潜在维,需要搜集大量的知识信息,并对这些信息进行分析处理,作出知识获取决策,另外知识意识本质上也是在各种知识信息的基础上产生的。在知识能力的进行维即学习过程中,需要搜集各种各样的学习信息,并加以应用。在知识能力的应用维,需要对各种各样的信息进行综合分析处理应用,以发挥知识和信息的作用,知识的应用离不开信息。从信息量的角度分析,知识的应用维需要的信息量是最大、最全面的,也是信息能力主要发挥作用的场所。对知识应用结果的反馈信息要加以分析处理,以不断调整组织和个体的信息能力与知识能力。
    信息能力与知识能力是密不可分的,信息的应用离不开知识能力,知识的应用离不开信息能力。信息的获取、保存、传播、应用等各个环节,需要相应的信息处理知识和技术,而掌握这些手段本质上需要知识能力。而知识的识别、获取、应用都离不开大量的信息,需要个体和组织拥有较高的信息能力。信息发挥作用必须通过知识能力为媒介,没有知识能力,根本无从谈及信息的应用,也可以将信息理解为知识应用的“原材料”。
    信息应用的效果取决于知识能力。同一信息被不同接受者获得后,所发挥的作用相差很大,部分信息接受者甚至认为该信息价值不大而废弃,对于信息接受者而言,其知识能力越高,信息发挥的作用也越大。
    知识能力与信息能力成正比,一般而言,个体或组织的知识能力越强,其信息能力越强。提高知识能力或信息能力的方法本质上是形成信息和知识能力的良性循环,即获得信息和知识后加以应用取得良好的效果,从而激励组织和个人进一步获取新的信息和知识,并且增强信息意识和知识意识。

    4信息能力与知识能力的比较
    4.1对创新的作用不同
    根据熊彼特对创新的定义,创新包括引入一种新产品、采用一种新的生产方法、开辟新市场、获得原料或半成品的新供给来源、建立新的企业组织形式。信息对创新的作用是浅层的,而知识对创新的作用是革命性的。即使有新的市场或新的原材料供给来源信息,作出决策仍然取决于知识能力的高低。致于采用新的生产方法、新产品、新的组织形式则更多地取决于知识能力。
    知识虽然是通用的,但同样的知识被不同人掌握后发挥的作用相差很大,知识应用本质上是知识接受者将所获知识与自己的环境、资源、特长进行融合的过程,因此知识应用过程本质上也是创新过程。
    4.2获取能力差异
    信息媒体众多,信息源分布很广,信息的理解较为容易,只要有较强的信息意识,即使获取信息的渠道、方法、效率不同,但一般总能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信息,因此信息能力的个体差异较小。与信息源相比,知识源有限,知识分工较多,体系复杂,不同接受者的学习能力各有所长,因此不同个体知识能力相差很大。
    4.3对环境和资源依赖不同
    信息能力和知识能力对环境和资源都有所依赖,但强度不同。由于信息媒体众多,相互之间存在替代性,加上大部分信息是准公共物品,获取信息成本相当低廉甚至为零,此外随着信息工具的普及,价格降低,拥有和掌握信息工具也成为普遍现象,因此信息能力对环境的依赖相对较低,对组织或个体的资源要求不高。
    知识能力对环境和资源依赖较大,为了获取知识,奔走于异国他乡是正常现象,学习知识需要投入大量的成本、时间和精力。
    4.4时间不同
    信息从获取到利用的周期一般较短,而知识从获取到利用的周期一般较长。时间的差别主要在进行维,信息获取分析一般较快,知识学习过程一般较慢。需要说明的是,由于信息和知识的应用都需要一定的外部条件,因此获得信息或知识后暂时不用的情况也非常普遍。

    5结论
    无论是信息能力还是知识能力,都应该是哲学层次上的界定,而不能仅仅局限于图书馆

    情报学领域,同时应将信息安全能力纳入信息能力范畴,将知识产权保护能力纳入知识能力范畴。构建知识能力与信息能力体系并加以比较,可以从深层次分析其动态机理,信息能力与知识能力是组织和个人必备的两种基本素质,是其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条件,二者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知识能力对个体和组织的要求要高于信息能力。对信息能力与知识能力进行定量评价是很困难的。

    参考文献
    [1]Cohen D. Toward a knowledge context:report on the first Annual U.C. berkeley forum on knowledge and the firm [J]. California Management Review,1998(3):22-39.
    [2]Slade A.J. Bokma A.F. Conceptual approaches for personal and corporate information and knowledge management [A]. Proceeding of the34th Hawaii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ystems Sciences [C]. Hawaii:USA of IEEE Pub,2001(1):1-17
    [3]Senge P.M. The Fifth Disciline:The art & Practice of the Learning Oranization [M]. Doubleday,NewYork,1990
    [4]Zurkowski P.G. The information service environment relationship and priorities[J]. National commission on libraries information sciences, 1974(6)
    [5]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 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 presidential committee on information literacy: Final Report (1989).